南澳團

日期:2006/07/22

      上週末(2006/07/22)和幾個朋友一起到宜蘭南澳玩。兩天一夜跑了東澳冷泉,東澳海濱公園,野溪溫泉,朝陽步道,金岳瀑布五個地方。在友人克利絲汀家的民宿過夜,晚上還搗泰雅族麻署。兩天的大自然和泰雅族村落之旅,讓我流連忘返,突然有出世的念頭。想想,南澳的原住民們打獵種菜,自給自足,沒有什麼紛爭煩惱,不用想怎麼跟難纏的客戶搞結案問題,不用想著怎麼跟別人分享利益….因為這裡沒有什麼好爭的。生活環境,資源都是屬於自然,屬於大家共有。
      南澳位於宜蘭南邊,與花蓮交界處。背山面海,當地的居民以泰雅族為主,經過前幾代的遷村,才從山上遷移到平原居住。附近有南澳溪流過,我猜當地的資源應該是蠻豐富的。附近只有台泥和幸福水泥兩個工廠,沒有其他工業進駐,除了工廠附近之外的地方,環境沒有受到污染。在這裡,看到的山就是山,除了茂密的樹林,清澈的瀑布之外,只有蟲鳴鳥叫;海就是海,除了蔚藍的海水,乾淨的沙灘之外,只有海浪的聲音。來到這裡才覺得自己是個人,而不是被環境控制著的行尸走肉。

報數球

      第一天到東澳冷泉,跟原住民小孩學用石頭作美白面膜
俊榮
(雖然在我臉上看不到什麼效果),玩水上報數球,很快的跟他們打成一片。小朋友永遠是那麼天真可愛,這也是我很喜歡跟小朋友玩的原因,和他們溝通想到什麼就聊什麼,不用顧忌其他問題。東澳冷泉,真的很冷,泉水從第底下自然湧出,冰冷清澈,這幾年當地政府把附近稍作規劃,把冷泉稍微整理一下,變成露營,烤肉的好地方。冷泉旁邊有鐵路經過,熱情的原住民小朋友還會不時的跟火車上的旅客招手,他們熱情的程報數球
水上報數球

懲罰
懲罰
度已經到了很超然的境界了。無論火車上載的是旅客還是石灰石,他們熱情的笑容和雙手揮動的幅度都是一樣的。
      之後到東澳濱海公園,那邊的海浪整齊到一個不行的地步。仁者樂山搗麻薯
搗麻薯

熱騰騰的麻薯
剛出爐的麻薯
,智者樂水。在海邊,海跟天的清明真的可以讓人覺得精神氣爽,思慮也變的清楚。在這裡,液化鈦項圈大概起不了任何作用吧。晚上到克莉絲汀家吃泰雅晚餐,山羌肉,還有一些不知名的蔬菜。最有趣的還是搗麻署,大伙兒輪流上陣,生疏又滑稽的動作逗得克莉絲汀奶奶笑到合不籠嘴。
      吃過晚飯,我們又到了南澳溪上的一處野溪溫泉,溫泉水有點硫磺味,我猜應該是硫磺泉吧,因為天色太暗看不清楚溫泉的顏色。溫泉被規劃成三種不同水溫的池子,金牌
金牌長老右一
水溫相當高,我受不了那種高溫,只能在溫水池裡面泡泡腳。不過冬天來的話,我想一定很過癮。回克莉絲丁家的途中,我們還去拜訪了克莉絲汀阿公。這裡要鄭重介紹這位頗有長者風範的阿公,今年八十多歲,但是精神很好,身體也很硬朗。他是第三屆亞洲盃運動會400公尺男子跨欄的金牌得主,也是紀政小姐和楊傳廣先生的指導老師。我們在他家裡呆了半個鐘頭左右,聽他述說他的奮鬥史。最後他給了我們人生三件最重要的事情,要唸書,要有錢,跟老婆感情要好。我的人生大概過了三分之一強。但是只達成了三分之一的目標。看來還得努力點。
      晚上回到克莉絲汀家,倒頭就睡,最近好久沒有睡得像屍體一樣了。

      第二天早上,跑到朝陽步道去爬小山(龜山)。乾淨
龜山遠眺
在那邊可以看到和平那裡的水泥廠。來這裡晨運的人還不少,雖然只有短短750公尺,階梯倒是很多,流放到T公司甚久的M小姐可能被T公司操得太兇,爬得上氣不接下氣,差點陣亡。但是到了山頂,在樹蔭下享受一陣一陣的涼風,朝陽殘殼
插圖
楚襄王的享受也不過如此而已。下山途中,俊榮小弟邊跑邊唱泰雅族的歌曲,還跟我們說朝陽步道的一個歷史故事。日據時代,當地的泰雅人為了逃避日本人的追逐。一個老師帶了六個泰雅美女往這裡跑,但是第六個美女走得比較慢,被突然來的大水沖走了。後來族人作了一首歌紀念這個年紀最小的美女。俊榮最後也當場演唱這首歌。

勇士

      走過朝陽步道,我們來到了金岳瀑布。要挑戰瀑布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先要通過一塊講解
講解

不敢放手
不敢放手

辣妹觀眾團
辣妹觀眾團

成功下水
落水

無力
無力的滑水

上岸
上岸
又大又滑的岩石,K同學在那裡慘遭幾次滑鐵盧。不過越是艱難的時候,越能顯現一個人的真情。在這裡要替特別表揚沾鍋。因為水位過高,為了不讓沾嫂弄濕衣服,還特別背著沾嫂過水。沾鍋的體貼真是令人動容。好不容易到了瀑布底下,看到一兩位原住民少年人從兩三層樓高的瀑布往下跳,對一向害怕垂直加速度的我而言,要從兩三層樓高的地方往下跳,那跟要我死沒什麼兩樣。但是入寶山不能空手而回,回憶是最珍貴的寶藏。衝著這兩句話,我硬著頭皮找阿忍一起去體驗一層樓高的泰山跳水。泰山跳水,顧名思義就是有一跟繩子綁在大約四層樓高的樹上,繩子底端離瀑布底端大約一層樓高,要從那裡跳水,必須先抓著繩子爬到岩壁上,以畫圓圈的方式蕩出岩壁,當圓圈擺盪的切線方向對準瀑布底端的時候,放手,讓大自然決定你的存活。經過跟當地少年人的請益之後,阿忍首先上場,攀在岩壁上手腳微微懺抖,這時候阿忍一定很掙扎。看著阿忍不自主的肌肉收縮運動,我的心跳也隨著加速。沒想到我還在想辦法平復心情的時候,阿忍勇士右腳一蹬,抓著繩子就盪了出去。放手下水,浮出水面。大自然給了阿忍最好的肯定和掌聲。阿忍他老婆在對岸不知道有沒有感動得哭出來。我心裡頭的OS是已經哭到不行了,害怕得哭到不行了。輪到我上場了。之前給自己的心理建設是:不要想太多,站上岩壁之後數三聲就往外盪,然後就聽天由命。我做到了,但是只做了一半。過程是這樣的:站上岩壁,數到三,數得極為緩慢,右腳一蹬,往外畫圓盪出去。然後,不知道是不是蹬得太大力~~~~怎麼盪得那麼高(我很怕高),水又那麼大(因為眼睛一直看著瀑布下面冒出來的水花,好像一切都被放大的感覺)。所以我只放了左手,沒放左手。那ㄝ安捏,我還是沒有克服心理障礙。還好當下反應夠快,轉身面向跳下來的岩壁旁的平台踩好腳步安全著陸。整個過程大概只有著陸是及格的。整理一下心情之後,我又抓著繩子爬上岩壁準備第二次的泰山跳水。這次在岩壁上面呆了好久,一直想著:「我現在沒有什麼負擔,掛了就算了。待會一定要兩手都放。吸氣,吐氣,吸氣,吐氣,~~~~不行,還是不行。」這時候旁邊突然冒出三位平地來的辣妹,本來以為他們要上來跳的,我可以先休息一下,調整心情。沒想到他們說:我們是來看你往下跳的。阿咧~~。沒辦法了,落水吧~男孩。右腳一蹬,一二,放手,啊啊啊啊啊啊啊。撲通。一二。ㄝ。頭怎麼浮出水面了。總共不超過五秒的時間,我也通過大自然的考驗了。哈哈。一個字兒「爽」。
      之後到金岳瀑布跳水的人越來越多,不過都是原住民朋友。本來以為這裡只有兩個等級的跳水,後來居然有一個「超人」爬上綁繩子的樹上,沒錯就是剛剛提到四層樓高的那棵樹。看他矯捷的身手,一下子就爬到樹上,在上面搖阿搖的晃了兩下,來個空中踏步,落水。這才是真勇士。
      中午回到克莉絲汀家裡,吃過好吃的炒米粉之後,跟四個小妹妹玩了一會兒,找他們當我1,2,3,4號女朋友。(他們年齡的總合還沒有我多)想不到我的人氣還蠻旺的,哈。下午四點,開車回家。為這次的南澳行畫下句點。
      離開南澳之前,許了個願,希望南澳的好山好水能永遠留給不傷害大自然的好人。能在享受玩大自然的恩典之後,能還給大自然原貌的人,也就是不會到處亂丟垃圾的人。
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